點此新增文字...

 

    

    

   

陶的翻譯練習

8.5-8.27 2017

  
  

語言是溝通的工具,翻譯是不同語言之間的溝通要件。每種語言背後有整個使用族群的文化痕跡。「陶的翻譯練習」,王怡方將陶視作一種語言,用陶瓷來記錄他所觀看的生活,並且將它作為傳達思想與情感的溝通工具。在這個展覽裡,作者為我們引導了數種翻譯的路徑,從材質、媒材、質感,甚至將我們使用的語言也翻譯成陶。這些層層翻譯中,有拋棄式用具與長用型用具之間的轉換、平面到立體的維度轉置、質感的微觀抽象化到具體的衍變。最後我們如何在創作者的引導下,用自身思考經過個別的消化後去為熟知通用的語言,把想像的形狀用手實現?這些「翻譯」的過程,其中很有趣的是對自我意識緊密相連。若我們說翻譯是一種連結的能力,它涉及每個人的思考模式,也牽涉許多環境的養成因子,每個翻譯動作都含括著大量的想像練習。不同語境下,同樣的詞彙很可能產生不同的理解,因此翻譯的結果在每個參與民眾的思想海裡也會有不同的航行。

   

陶的翻譯練習

8.5-8.27 2017

   

語言是溝通的工具,翻譯是不同語言之間的溝通要件。每種語言背後有整個使用族群的文化痕跡。「陶的翻譯練習」,王怡方將陶視作一種語言,用陶瓷來記錄他所觀看的生活,並且將它作為傳達思想與情感的溝通工具。在這個展覽裡,作者為我們引導了數種翻譯的路徑,從材質、媒材、質感,甚至將我們使用的語言也翻譯成陶。這些層層翻譯中,有拋棄式用具與長用型用具之間的轉換、平面到立體的維度轉置、質感的微觀抽象化到具體的衍變。最後我們如何在創作者的引導下,用自身思考經過個別的消化後去為熟知通用的語言,把想像的形狀用手實現?這些「翻譯」的過程,其中很有趣的是對自我意識緊密相連。若我們說翻譯是一種連結的能力,它涉及每個人的思考模式,也牽涉許多環境的養成因子,每個翻譯動作都含括著大量的想像練習。不同語境下,同樣的詞彙很可能產生不同的理解,因此翻譯的結果在每個參與民眾的思想海裡也會有不同的航行。

  

   

王怡方從2015年開始製作了白瓷器皿,這些器皿的造型取自超市販售的果凍、甜品、外帶食物等拋棄式塑膠容器,她開始對這些容器的造型產生興趣,進一步將這些塑膠容器的造型應用到陶的製作,這中間產生了機器量產與手作關係的對話,似乎也搭起了日常與藝術之間的橋樑。這些大量製作的塑膠容器,多數設計上都有實用與量產的考量,或許在美學的思考上並不是首要的條件,但作者在多種容器裡做了選揀,把他們應用在讓人有美學想像的陶作茶器與食器裡,為我們提供了一條觀看生活的路徑。另外,他把畫作隨機的破壞與拼湊後,轉化成立體雕塑也是很有趣的動作。當他破壞了平面的紙張,便將維度帶入我們所處的空間,而當中的翻譯過程彷彿是一種時間佐證。質感翻譯裡,怡方對超市販售的肉片深感興趣,認為整齊劃一、如機械般的紋理肉片給他超現實的感受。他用陶器來呈現這樣平日常見但卻能引發特殊感受的質感。這當中他透過了攝影、素描、織品等,最後以陶作方式來呈現,而這些手法的變化,像是他理解這份超現實感受的各種語言。



在這次的展覽裡,我們即將舉辦兩次的手作互動。怡方:「或許對很多人來說,藝術與閱讀離自己有段距離、有點難度,我想傳達的是一種輕鬆自由的表現與吸收。」因此,整個展覽的其中一項翻譯,會與民眾們一起進行。創作者將引導大家把語言變成陶,讓大家能用直覺去表現自己,最後會將參與者們的集體創作拼湊出風景,給予文學譬喻的結合。

王怡方從2015年開始製作了白瓷器皿,這些器皿的造型取自超市販售的果凍、甜品、外帶食物等拋棄式塑膠容器,她開始對這些容器的造型產生興趣,進一步將這些塑膠容器的造型應用到陶的製作,這中間產生了機器量產與手作關係的對話,似乎也搭起了日常與藝術之間的橋樑。這些大量製作的塑膠容器,多數設計上都有實用與量產的考量,或許在美學的思考上並不是首要的條件,但作者在多種容器裡做了選揀,把他們應用在讓人有美學想像的陶作茶器與食器裡,為我們提供了一條觀看生活的路徑。另外,他把畫作隨機的破壞與拼湊後,轉化成立體雕塑也是很有趣的動作。當他破壞了平面的紙張,便將維度帶入我們所處的空間,而當中的翻譯過程彷彿是一種時間佐證。質感翻譯裡,怡方對超市販售的肉片深感興趣,認為整齊劃一、如機械般的紋理肉片給他超現實的感受。他用陶器來呈現這樣平日常見但卻能引發特殊感受的質感。這當中他透過了攝影、素描、織品等,最後以陶作方式來呈現,而這些手法的變化,像是他理解這份超現實感受的各種語言。



在這次的展覽裡,我們即將舉辦兩次的手作互動。怡方:「或許對很多人來說,藝術與閱讀離自己有段距離、有點難度,我想傳達的是一種輕鬆自由的表現與吸收。」因此,整個展覽的其中一項翻譯,會與民眾們一起進行。創作者將引導大家把語言變成陶,讓大家能用直覺去表現自己,最後會將參與者們的集體創作拼湊出風景,給予文學譬喻的結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