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此新增文字...

 

    

  

   

翠 香 Ghost of a tape——楊傑懷創作展

10.01 - 10.28  2017

  
  

《翠香-Ghost of a tape》

是以一位已逝親人的名字作為標題,從一捲陳年發霉的家庭錄影帶(VHS)發展而來的。今年我在家中書櫃上找到它,側邊貼的標籤說明是紀錄了一場結婚儀式的錄影帶。

我將塵封已久的塑膠盒子打開,像一個考古學家打開一座古代墳墓,取出一個由磁帶與塑膠殼製成的物件,送它去修復,並且轉換成數位檔案。

透過這一個過程,我再次看見了翠香、她的姿態與她的聲音。我並沒有馬上認出她,而是一再地從影片中他與其他人的相對關係,以及她在影片中的構圖、剪接、被安排的位置,才能夠確認。

  

無論我們在記憶中對於自己的親人多麽熟悉,面對影像時心裏卻還是產生了不可名狀的陌生感受。可能因為拍攝紀錄下的是逝水年華,或者鏡頭的機械之眼帶來不尋常的觀看方式,總之這種不知所措的感覺讓「記憶」反而強調了「遺忘」的空缺。

   

我擷取了錄影帶中翠香出現的片段,重新剪輯、再製、利用 3D 列印的方式轉換影像,連續與非連續的影像在時間軸的標記及文字描述中疊合。虛擬與現實、物質與非物質之間的距離拉出了一條重新建構關於「翠香」記憶的路徑,甚至開啟重新塑造「翠香」身份的可能。

   

記憶的鬼魂於載體更替的過程中尋找新的宿主,在類比與數位之間穿透、附身;每一個當下都形成一個獨立的主體。

翠 香 Ghost of a tape

楊傑懷創作展

10.01 - 10.28 2017



《翠香-Ghost of a tape》

 

是以一位已逝親人的名字作為標題,從一捲陳年發霉的家庭錄影帶(VHS)發展而來的。今年我在家中書櫃上找到它,側邊貼的標籤說明是紀錄了一場結婚儀式的錄影帶。

我將塵封已久的塑膠盒子打開,像一個考古學家打開一座古代墳墓,取出一個由磁帶與塑膠殼製成的物件,送它去修復,並且轉換成數位檔案。

透過這一個過程,我再次看見了翠香、她的姿態與她的聲音。我並沒有馬上認出她,而是一再地從影片中他與其他人的相對關係,以及她在影片中的構圖、剪接、被安排的位置,才能夠確認。

無論我們在記憶中對於自己的親人多麽熟悉,面對影像時心裏卻還是產生了不可名狀的陌生感受。可能因為拍攝紀錄下的是逝水年華,或者鏡頭的機械之眼帶來不尋常的觀看方式,總之這種不知所措的感覺讓「記憶」反而強調了「遺忘」的空缺。

我擷取了錄影帶中翠香出現的片段,重新剪輯、再製、利用 3D 列印的方式轉換影像,連續與非連續的影像在時間軸的標記及文字描述中疊合。虛擬與現實、物質與非物質之間的距離拉出了一條重新建構關於「翠香」記憶的路徑,甚至開啟重新塑造「翠香」身份的可能。

記憶的鬼魂於載體更替的過程中尋找新的宿主,在類比與數位之間穿透、附身;每一個當下都形成一個獨立的主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