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此新增文字...

 

    

 

  

沉積物:躍移運動

9.02-9.25 2017

   
    

Saltation(譯為跳、跳躍),即躍移運動。這個詞是在地質學上對於顆粒物質沉積狀態之描述的專有名詞:特定種類的物質被風或水等流體移動離開岩床表面,搬運一段距離以後再回到表面的狀況,而過程中並非是線性的,而是一種非連續性的,跳躍的方式移動。



當流體施予物質的動力小於它受的重力時,粒子受重力的影響它會沈積,在我們肉眼辨識下為靜止狀態。除非環境處於真空狀態,否則在一般狀況下我們生活的物質不太可能達到真正的靜止不動。在我們信任科學的真知灼見之時,我們對事物的辨識經常僅停留在皮膚淺層。

例如對改變的描述,「改變」只是我們對狀態與現象簡化的說法,只因為它「足夠顯著」的改變,我們可視、而去描述它所謂的改變。但他本身即是一直在改變的狀態中,未達肉眼的可辨識度,我們便不去談論此現象的存在。

這份誤差的可能性其一,或許要達到語言中字義的純粹,那個環境條件並不普通、也非人的常態所處;其二,語言定義中對事物的稱呼,從不是如此俠義,而是我們挟義去役使事物本身的所有條件服膺於定義,並且侷限它。



一個可視的表象,成形的過程並非單一線性的發生

躍移運動是沉積物的過程,若將繪畫視為沉積物,躍移運動恰好能作為繪畫過程微觀面相的比喻。傳統繪畫在二維平面中製造的空間幻覺、定時定點的時空凝結,僅為某種對真實進行描述的語言,而非真實。觀看的窠臼亦如是,我們往往傾向停留在表層的分析與簡化的理解方式,或許線性理解是作為整理有效的工具,但何時開始,線性成為一種慣性思維,使我們對形體背後的思想與生成認知成時間軸裡的理當如此。

所有的顯像,並非只為其顯像傳達訊息、彰顯關係。在其後的思想,抽象與具體之間早已有無可計數的躍移運動和沉積。

沉積物:躍移運動

9.02-9.25 2017

 

Saltation(譯為跳、跳躍),即躍移運動。這個詞是在地質學上對於顆粒物質沉積狀態之描述的專有名詞:特定種類的物質被風或水等流體移動離開岩床表面,搬運一段距離以後再回到表面的狀況,而過程中並非是線性的,而是一種非連續性的,跳躍的方式移動。

當流體施予物質的動力小於它受的重力時,粒子受重力的影響它會沈積,在我們肉眼辨識下為靜止狀態。除非環境處於真空狀態,否則在一般狀況下我們生活的物質不太可能達到真正的靜止不動。在我們信任科學的真知灼見之時,我們對事物的辨識經常僅停留在皮膚淺層。

例如對改變的描述,「改變」只是我們對狀態與現象簡化的說法,只因為它「足夠顯著」的改變,我們可視、而去描述它所謂的改變。但他本身即是一直在改變的狀態中,未達肉眼的可辨識度,我們便不去談論此現象的存在。

這份誤差的可能性其一,或許要達到語言中字義的純粹,那個環境條件並不普通、也非人的常態所處;其二,語言定義中對事物的稱呼,從不是如此俠義,而是我們挟義去役使事物本身的所有條件服膺於定義,並且侷限它。



一個可視的表象,成形的過程並非單一線性的發生

躍移運動是沉積物的過程,若將繪畫視為沉積物,躍移運動恰好能作為繪畫過程微觀面相的比喻。傳統繪畫在二維平面中製造的空間幻覺、定時定點的時空凝結,僅為某種對真實進行描述的語言,而非真實。觀看的窠臼亦如是,我們往往傾向停留在表層的分析與簡化的理解方式,或許線性理解是作為整理有效的工具,但何時開始,線性成為一種慣性思維,使我們對形體背後的思想與生成認知成時間軸裡的理當如此。

所有的顯像,並非只為其顯像傳達訊息、彰顯關係。在其後的思想,抽象與具體之間早已有無可計數的躍移運動和沉積。

繪畫建立的空間跳脫畫面

繪畫的景框被打破、幻象主義式的視網膜再現系統失去功能、天使在畫面中不復存在後,繪畫的性質有一定轉變,從過往繪畫作為單純的名詞樣態,進而轉向成為一種如流體般,非物質性的存在,而「畫」畫及其創作過程性的問題,似乎遠比畫甚麼東西或用何物畫來得重要。對作者而言,繪畫迷人的地方也許就在於不斷堆疊的操作手法,從支架到畫布、又從畫布到顏料、顏料間的堆疊、最後畫作到牆面。這次展覽,作者希望將這種流動狀態的繪畫,重構在空間中,不僅於提供平面視覺層面的經驗,而是一種基於繪畫性所衍生之更多樣的概念。



人事物之間的關係

舉例:在桌上的一個橡皮擦與一支筆,他們可以說是關係緊密,但關係所在並不是語言與功能性上的聯想。即使我們看見它們各自在桌上的一隅,像是是兩不交涉的個體,但很可能他們不僅擁有了彼此、也共享著擁有。

在這個非真空的環境中,它們表面必然依附了一些環境中有的粒子及其它微生物,這些物質在流體的驅動下,可能在橡皮擦與筆之間徘徊,或是都曾附著過。他們各自身上也發生著許多不同的作用。我們不停在發散出去的,累積在他者、也可能回到自身;而他者發散的與自己發散的也不斷在交互作用。



繪畫建立的空間跳脫畫面

繪畫的景框被打破、幻象主義式的視網膜再現系統失去功能、天使在畫面中不復存在後,繪畫的性質有一定轉變,從過往繪畫作為單純的名詞樣態,進而轉向成為一種如流體般,非物質性的存在,而「畫」畫及其創作過程性的問題,似乎遠比畫甚麼東西或用何物畫來得重要。對作者而言,繪畫迷人的地方也許就在於不斷堆疊的操作手法,從支架到畫布、又從畫布到顏料、顏料間的堆疊、最後畫作到牆面。這次展覽,作者希望將這種流動狀態的繪畫,重構在空間中,不僅於提供平面視覺層面的經驗,而是一種基於繪畫性所衍生之更多樣的概念。



人事物之間的關係

舉例:在桌上的一個橡皮擦與一支筆,他們可以說是關係緊密,但關係所在並不是語言與功能性上的聯想。即使我們看見它們各自在桌上的一隅,像是是兩不交涉的個體,但很可能他們不僅擁有了彼此、也共享著擁有。

在這個非真空的環境中,它們表面必然依附了一些環境中有的粒子及其它微生物,這些物質在流體的驅動下,可能在橡皮擦與筆之間徘徊,或是都曾附著過。他們各自身上也發生著許多不同的作用。我們不停在發散出去的,累積在他者、也可能回到自身;而他者發散的與自己發散的也不斷在交互作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