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此新增文字...

 

    

   

 

我將會感到____?

11.22-12.17 2017

 

   

有一種醫學上的實驗名為「安慰劑效應」(Placebo Effect ,拉丁文是「我會

感到愉悅」的意思),指病人雖然獲得無效的治療,卻「預料」或「相信」

治療有效,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。舉一個例子:當病患被告知他將服用某個「擁有治頭痛效果的藥片」,事實上只是被給予了「安慰劑」(成分裡就只有糖的藥片),但最後卻真的出現了「頭不再疼痛」效果,這類在沒有服用真的藥物情況下,卻出類似藥物效果的現象。

    

   

把故事留在牆上,帶走安慰劑

本次展覽作品中,觀眾可以任選取掛於牆上的「情緒細胞」圖像,取一張展場所提供的紙張並寫下看到該細胞圖像的感受,比如悲傷、快樂、焦慮、熱情、平靜......等,或寫出一段對應感受的故事。再將寫完的紙張與原本取下的圖像交換,把故事留在牆上,取下的細胞圖像便屬於觀眾。交換的動作中,可將細胞圖像視為一種「安慰劑」,觀眾能透過這些圖像所帶出的情緒反應書寫出來,將各種情感和回憶留在牆上。

  

我將會感到____?

11.22-12.17 2017

 

有一種醫學上的實驗名為「安慰劑效應」(Placebo Effect ,拉丁文是「我會感到愉悅」的意思),指病人雖然獲得無效的治療,卻「預料」或「相信」治療效,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。舉一個例子:當病患被告知他將服用某個「擁有治頭痛效果的藥片」,事實上只是被給予了「安慰劑」(成分裡就只有糖的藥片),但最後卻真的出現了「頭不再疼痛」效果,這類在沒有服用真的藥物情況下,卻出類似藥物效果的現象。

   

 

把故事留在牆上,帶走安慰劑

本次展覽作品中,觀眾可以任選取掛於牆上的「情緒細胞」圖像,取一張展場所提供的紙張並寫下看到該細胞圖像的感受,比如悲傷、快樂、焦慮、熱情、平靜......等,或寫出一段對應感受的故事。再將寫完的紙張與原本取下的圖像交換,把故事留在牆上,取下的細胞圖像便屬於觀眾。交換的動作中,可將細胞圖像視為一種「安慰劑」,觀眾能透過這些圖像所帶出的情緒反應書寫出來,將各種情感和回憶留在牆上。

相信成真

圖像的「感受」時常取自主觀立場,作者並不預設細胞圖像的絕對屬性或是定義,而透過被觀看、由視覺產生聯想與敘述。在創作這些圖像過程,也帶有創作者自身當下的情緒:快樂、難過、痛苦、生氣、愉悅、不耐、枯燥、⋯⋯也可能毫無情緒,以直觀、直覺的表現性繪畫行為去生產一張張的圖像;觀者再以自身的感覺,為創作者的感覺產物說明。在這之中,很有可能觀者與作者對某一圖像的反應大相徑庭,但在這些無論相同或相對,也可以延伸去思考,視覺後的反應與解讀是否符合對象物的自身的立場與認知?透過互動的設計,在這裡作者創作時的情緒與個人的表現,似乎已不是觀者在乎的範圍,因為對於顏色、造型的反應(包含刻板印象、個人喜惡等)、甚至是記憶的聯想,都變成觀眾自己主觀條件認定的。安慰劑是一種對心靈與思緒能夠舒適、緩解與獲得安全感的想像,但他也可能在虛擬的精神想像之中,透過「相信成真」而作用在可見之物。

    

   

作為展題「我將會感到__?」(What I Will Feel__?),感覺與感性相對於科學與理性,較少被正式研究,在題目中留下的空白也有未知的神秘。這份不可視、無可被確定之物,卻足以亂真,作用在人的表現與行為上。或者,在我將會感到「什麼」的過程裡面,來自「我想感受『什麼』」。

 

  

相信成真

圖像的「感受」時常取自主觀立場,作者並不預設細胞圖像的絕對屬性或是定義,而透過被觀看、由視覺產生聯想與敘述。在創作這些圖像過程,也帶有創作者自身當下的情緒:快樂、難過、痛苦、生氣、愉悅、不耐、枯燥、⋯⋯也可能毫無情緒,以直觀、直覺的表現性繪畫行為去生產一張張的圖像;觀者再以自身的感覺,為創作者的感覺產物說明。在這之中,很有可能觀者與作者對某一圖像的反應大相徑庭,但在這些無論相同或相對,也可以延伸去思考,視覺後的反應與解讀是否符合對象物的自身的立場與認知?透過互動的設計,在這裡作者創作時的情緒與個人的表現,似乎已不是觀者在乎的範圍,因為對於顏色、造型的反應(包含刻板印象、個人喜惡等)、甚至是記憶的聯想,都變成觀眾自己主觀條件認定的。安慰劑是一種對心靈與思緒能夠舒適、緩解與獲得安全感的想像,但他也可能在虛擬的精神想像之中,透過「相信成真」而作用在可見之物。

作為展題「我將會感到__?」(What I Will Feel__?),感覺與感性相對於科學與理性,較少被正式研究,在題目中留下的空白也有未知的神秘。這份不可視、無可被確定之物,卻足以亂真,作用在人的表現與行為上。或者,在我將會感到「什麼」的過程裡面,來自「我想感受『什麼』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