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此新增文字...

 

    

  

   

即興創作Make it up As I go along

5.13-6.21 2017

      
     

這個作品在建造的時候,書店的工程也在建造中,這是有趣的關係:整個空間、內部裝潢,都正在改變著⋯⋯而這個空間裡的其中一部份-展覽空間,藝術家也用他的裝置過程在改變這個展間的面貌。這個展覽可以說是藝術家與或者建造的共生與對話。

  
  

走進展間,大家可以看見有許多透過透鏡反射出來的影像,即外面的自然景象,當觀眾好奇地湊近,或許會想要再往放大鏡裡去找尋一些影像的線索或是什麼,但會發現看到的其實只是一片空白的板子,什麼都沒有,真實的風景反而是你轉頭往外一看,或者是走出外面即獲得。觀眾在這個展覽空間裡面的行為是作品有趣的一部份,我們通常會被慣性領導著去理解事物,但卻遺忘一些簡單的道理,像是在這裡面的透鏡原理,這其實不是魔法也並不神奇,只是需要有光,有鏡片,還有已然存在的自然風景。

  
  

白天的時候,我們可以藉由外界的自然光去看見外界倒映在展間裡的影像,隨著日照的改變,影像也不斷地變化,到了晚上,裝置空間裡面的光源發揮作用,可以反射出夜晚的景象。到了晚上由於外面都是暗的,這個空間的光源,讓世界有個地方可以張望與凝視。

  
  

在展間裡面有許多痕跡,像是張貼在板材上的紙張,其中一張是二十幾年前新瓦屋(這個園區的所在地)的模樣,這張圖片,是藝術家在這裡無意間拾得的。另一張施工設計圖是藝術家在來展場裝置的過程,此時裝潢的工班也在持續進行中,工班大哥們無意間留下貼在牆上的施工設計圖,藝術家也拿來沿用,這些都成為他與這個空間建構過程相處的證據。

興創作Make it up As I go along

5.13-6.21 2017

  

這個作品在建造的時候,書店的工程也在建造中,這是有趣的關係:整個空間、內部裝潢,都正在改變著⋯⋯而這個空間裡的其中一部份-展覽空間,藝術家也用他的裝置過程在改變這個展間的面貌。這個展覽可以說是藝術家與或者建造的共生與對話。



走進展間,大家可以看見有許多透過透鏡反射出來的影像,即外面的自然景象,當觀眾好奇地湊近,或許會想要再往放大鏡裡去找尋一些影像的線索或是什麼,但會發現看到的其實只是一片空白的板子,什麼都沒有,真實的風景反而是你轉頭往外一看,或者是走出外面即獲得。觀眾在這個展覽空間裡面的行為是作品有趣的一部份,我們通常會被慣性領導著去理解事物,但卻遺忘一些簡單的道理,像是在這裡面的透鏡原理,這其實不是魔法也並不神奇,只是需要有光,有鏡片,還有已然存在的自然風景。



白天的時候,我們可以藉由外界的自然光去看見外界倒映在展間裡的影像,隨著日照的改變,影像也不斷地變化,到了晚上,裝置空間裡面的光源發揮作用,可以反射出夜晚的景象。到了晚上由於外面都是暗的,這個空間的光源,讓世界有個地方可以張望與凝視。



在展間裡面有許多痕跡,像是張貼在板材上的紙張,其中一張是二十幾年前新瓦屋(這個園區的所在地)的模樣,這張圖片,是藝術家在這裡無意間拾得的。另一張施工設計圖是藝術家在來展場裝置的過程,此時裝潢的工班也在持續進行中,工班大哥們無意間留下貼在牆上的施工設計圖,藝術家也拿來沿用,這些都成為他與這個空間建構過程相處的證據。

  

 

這個展覽名稱叫作:Make it up as I go along,譯為即興創作,藝術家初次到此仍然是拆除後的廢墟一片,他到這裡不知道要從何開始,但用他的敏銳在這個空間試圖去做出一個裝置、企圖引發人們思考。他談到:「我們不可能真的全然理解一個作品,但我們可以讓自己身在其中。」這個作品的目的不是告訴你一個解答,不是告訴你一個固定的理念,而是要你來到這裡,去感知、用個人的生命與思想去為此闡釋,因此可以說,當觀眾在觀看這場即興創作的過程,他們本身也在即興創作!

     

在入門口的展覽海報的照片上寫著:A space, an artist, at或者,這是這個展間性質設定,藝術家的現場製作。他不是一個能夠預期成果的創作方式,這也相對地提高了本作品的創作難度,在他進行的期間,我們不知道它會長成什麼樣子,但最終的呈現並非固定的解答,反倒是建造的過程、觀眾的反應為這個作品開枝散葉。

  

許多人進來展間會以為:啊!還沒完成,甚至有觀眾張望了一下掉頭離開;有些人走進來四處張望、小心翼翼、害怕謹慎,其實無論觀眾對這裡是好奇還是回絕,都成為了這個作品。藝術家期許我們突破觀看的習慣,走進這裡、去試著找、試著看、可以穿梭在其中,可以有你自己的解讀跟發現,重要的是:請別拒絕這項你不習慣、未知的事物。

這個展覽名稱叫作:Make it up as I go along,譯為即興創作,藝術家初次到此仍然是拆除後的廢墟一片,他到這裡不知道要從何開始,但用他的敏銳在這個空間試圖去做出一個裝置、企圖引發人們思考。他談到:「我們不可能真的全然理解一個作品,但我們可以讓自己身在其中。」這個作品的目的不是告訴你一個解答,不是告訴你一個固定的理念,而是要你來到這裡,去感知、用個人的生命與思想去為此闡釋,因此可以說,當觀眾在觀看這場即興創作的過程,他們本身也在即興創作!

 

 

在入門口的展覽海報的照片上寫著:A space, an artist, at或者,這是這個展間性質設定,藝術家的現場製作。他不是一個能夠預期成果的創作方式,這也相對地提高了本作品的創作難度,在他進行的期間,我們不知道它會長成什麼樣子,但最終的呈現並非固定的解答,反倒是建造的過程、觀眾的反應為這個作品開枝散葉。

 

 

許多人進來展間會以為:啊!還沒完成,甚至有觀眾張望了一下掉頭離開;有些人走進來四處張望、小心翼翼、害怕謹慎,其實無論觀眾對這裡是好奇還是回絕,都成為了這個作品。藝術家期許我們突破觀看的習慣,走進這裡、去試著找、試著看、可以穿梭在其中,可以有你自己的解讀跟發現,重要的是:請別拒絕這項你不習慣、未知的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