點此新增文字...

 

    

  

  

人為變焦鏡-微觀與巨觀之間Human-induced Zoom Lens

7.1-7.27 2017

  

 

變焦鏡頭讓使用者能於同一個地點改變視點的焦距,在這個展覽裡創作者的作品如同變焦鏡,而真正的觀看上的變焦動作,在於觀眾的人為涉入。動作從進入展場開始,去觀看這些作品,看著被開腸剖肚的石頭,乃至動手對影像覆蓋的戳戳樂裝置去戳取出另個影像,這些行為在這個空間中發生的同時,也開啟了另一個時間與空間的向度。這些動作如同一個個的變焦過程,從外面進入展覽空間裡是另一個空間的體感開啟,而後觀看著這些完整形體的作品呈現於展場,外顯的形象又使我們的身體開啟第二層的空間,而手再去破壞既有形體、取出另一個影像,又到了第三層空間;如同石頭打開時我們看見了石頭的內在⋯⋯。一層層的身體動作與作品的關係,就像是使用變焦鏡頭觀看世界的過程,也倒映著個人與世界關係的縮影。

  

破碎的片段作為整體崩塌後的痕跡,藝術家從微觀的碎片察覺出整體,如同棱鏡般折射出現實的多種形狀。今日的創作是對世界的認知重新編織,是一種思考的方法。富有混雜性的表象、無數的影像所蘊含的空間、語言、 人物都在轉換;但文化的破碎則是內斂而無形,作品傳達訊息的手段並不是通過強烈的視覺衝擊來吸引人們關注,而是透過不斷重複的往返辯證,對人們感官滲透。

人為變焦鏡-微觀與巨觀之間Human-induced Zoom Lens

7.1-7.27 2017

  

變焦鏡頭讓使用者能於同一個地點改變視點的焦距,在這個展覽裡創作者的作品如同變焦鏡,而真正的觀看上的變焦動作,在於觀眾的人為涉入。動作從進入展場開始,去觀看這些作品,看著被開腸剖肚的石頭,乃至動手對影像覆蓋的戳戳樂裝置去戳取出另個影像,這些行為在這個空間中發生的同時,也開啟了另一個時間與空間的向度。這些動作如同一個個的變焦過程,從外面進入展覽空間裡是另一個空間的體感開啟,而後觀看著這些完整形體的作品呈現於展場,外顯的形象又使我們的身體開啟第二層的空間,而手再去破壞既有形體、取出另一個影像,又到了第三層空間;如同石頭打開時我們看見了石頭的內在⋯⋯。一層層的身體動作與作品的關係,就像是使用變焦鏡頭觀看世界的過程,也倒映著個人與世界關係的縮影。

破碎的片段作為整體崩塌後的痕跡,藝術家從微觀的碎片察覺出整體,如同棱鏡般折射出現實的多種形狀。今日的創作是對世界的認知重新編織,是一種思考的方法。富有混雜性的表象、無數的影像所蘊含的空間、語言、 人物都在轉換;但文化的破碎則是內斂而無形,作品傳達訊息的手段並不是通過強烈的視覺衝擊來吸引人們關注,而是透過不斷重複的往返辯證,對人們感官滲透。

   

   

2017年或者—普通藝術空間的主題為書籍、資訊、知識,邀請來的藝術家們在這裡的創作,創作類型與使用媒材各形各色,對這些項目詞彙都深入連結到「思考」的行為。回到觀眾(即讀者)本身,思考的動作在這個空間裡是最主要的目的,創作者提供不同的思考的可能性,作品既是一個完整的思考成品、也是觀眾思考的檢索,成為整體敘述的一部份。

   

2017年或者—普通藝術空間的主題為書籍、資訊、知識,邀請來的藝術家們在這裡的創作,創作類型與使用媒材各形各色,對這些項目詞彙都深入連結到「思考」的行為。回到觀眾(即讀者)本身,思考的動作在這個空間裡是最主要的目的,創作者提供不同的思考的可能性,作品既是一個完整的思考成品、也是觀眾思考的檢索,成為整體敘述的一部份。